我已授权

注册

央行再次强势发声: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

2019-08-06 11:06:00 和讯名家 
 
  继Libra后,能让全球关注的数字货币非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莫属了。  8月2日,在央行召开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会议要求: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落地试点

  据《经济参考报》介绍,截至2019年8月4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

  除了积累了大量的区块链专利、研究成果之外,央行已经小范围试点PBCTFP的区块链平台,并且真真实实落地。

  今年5月底,在贵阳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开发的PBCTFP贸易融资的区块链平台亮相,其服务于粤港澳大湾区贸易金融,并已落地。

  PBCTFP是解决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据悉,在这个平台上已经搭建了4个区块链应用,有26家银行参与,实现了1.7万笔业务,超过40亿元的业务额。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在数博会上介绍,这一平台技术上有6大独到的优势:

  1、自主设计了分层解耦、混合架构的底层平台,有效解决贸易融资生态的复杂性;

  2、实现了适用于贸易金融的监管探针植入;

  3、提出自主身份管理方案;

  4、构筑了覆盖身份、通信、数据三个维度的隐私保护方案;

  5、设计新型通信存储架构;

  6、实现了面向服务切面的中间组建等。

图片来源:互链脉搏
图片来源:互链脉搏

  CBDC与Libra有何不同?

  有分析师认为,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CBDC)与Libra的安全级别是不同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如果Libra失败,大不了回到之前的状态,损失的可能是投资人、个别企业;而央行的数字货币如果有稍许差错,影响的可就是国民经济。

  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目前还没有发行,披露的信息并不多,但从过去央行发布的相关报告可以看出,两大机构对数字货币运用有很多相似点。比如央行的数字货币(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和Libra聚焦的核心功能都为支付;采用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记账技术;采用许可链(联盟链);数字货币非匿名性;支持监管。

图片来源:互链脉搏
图片来源:互链脉搏

  今年7月,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宣布国务院现在已正式批准中央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发。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王信表示,央行的数字金融研究平台和Facebook推出Libra是同时进行的。央行的数字金融得到了拥有超大流量的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的支持,现在仍属于领先地位。

  同时王信认为,Libra的发行成功引起了央行的重视。为了应对Libra的发行,会加快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各国也应发行属于本国的稳定数字货币,并提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一个超主权数字化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足迹”

  其实,央行在区块链布局是先行者,对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一直采取支持的态度,并积极开展相关研究工作。早在2014年初,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开始论证其可能性,并正式踏入数字货币研发行列。

  2015 年,开始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的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并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进行了两轮修订。

  2016 年 1 月,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首次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的目标。7月,央行启动了基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研发工作,决定使用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作为法定数字货币的试点应用场景,并借助数字票据交易平台验证区块链技术。11 月,央行下设的印制科学研究所计划招聘专业人员进行数字货币开发研发工作,开始筹备数字货币开发研究所;

2017年央行动作频频。年初成功测试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并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旨在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发展,确保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能够被最大限度地用于我国金融行业;6月,央行在《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中宣布推动区块链发展。
  2017年央行动作频频。年初成功测试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并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旨在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发展,确保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能够被最大限度地用于我国金融行业;6月,央行在《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中宣布推动区块链发展。

  2018年初,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上海票据交易所共同推动“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成功上线试运行。同年3月,宣布成功建立区块链注册开放平台(BROP),并在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指出,“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9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搭建的“湾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在深圳正式上线试运行。

  2019年2月21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央行2019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深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从比特币诞生起直到现在,监管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一大难题。王信指出,金融脱媒(即金融非中介化)的风险加大带来监管套利的风险。
  从比特币诞生起直到现在,监管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一大难题。王信指出,金融脱媒(即金融非中介化)的风险加大带来监管套利的风险。

  据介绍,央行数字货币采用双层投放体系,是在遵循传统的“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另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周小川表示,中国可能会用一种新的方式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这种方法可以让央行数字货币尽可能地规避波动风险。

  有观点认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将成为全球金融体系自放弃金本位以来最大的变革。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具备明显的优势。一是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后发优势,历史包袱小,数字化程度高;二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电子商务经济最活跃的经济体,终端用户使用数字货币的潜在需求旺盛,应用场景丰富。因此,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体系的建立,对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货币政策实施、金融稳定性维护、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乃至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也是中国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研究最重要的动力源(600405)泉和基础支撑。

  排版:Jessie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火鸟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